现在特别痛恨这名司机
2020-02-19 06:54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天不遂人愿。陈硕的脑ct结果出来,医生说他已脑死亡,禇炳利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前天,临泉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白祥辉告诉记者,事故发生在临泉县姜尚大道工业园区路段,警方已成立专案组进行侦破,刑侦部门也介入了侦查。“我们对这件事也很痛心,对孩子的出事表示遗憾。对孩子捐献器官,我们充满敬意。我们会争取早日抓到肇事者,给孩子家长一个交代。”同时,白祥辉也表示,希望肇事者能被孩子所感动,主动投案自首。

孟应益告诉记者,他们当初考虑到临泉医疗条件有限,便决定带孩子先到北京,请专家尽最大努力抢救,之后再考虑捐献的事。目前,有3名患者接受了肝脏和肾脏移植,2名患者接受了眼角膜移植,手术很成功,都在康复中。

11月29日凌晨,陈硕被转移到重症监护室,禇炳利看到孩子嘴上缝了6针,眉心上方有点轻微擦伤,她多么希望孩子身上只有这些伤。

褚炳利家住临泉县经济开发区,她和丈夫平时做点小生意,大儿子已上初中,小儿子陈硕上四年级,一家人生活得很安乐,可悲剧却在11月28日发生了。

临泉县人民医院得知褚炳利夫妇的决定后,帮他们联系上了红十字会。12月4日,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中心协调员孟应益专程赶到临泉,把孩子接到了北京一家大医院。

专家又对孩子进行了两次鉴定检查,都确定孩子已脑死亡。面对这个令人悲痛的结果,褚炳利和丈夫签下了器官捐献登记表,决定捐献出亡儿的眼角膜、肾脏及肝脏。

“现在特别痛恨这名司机,他当时应该下来看看,哪怕是打个报警电话或120电话救救孩子,肇事司机太冷血了。”禇炳利说,希望肇事司机能良心发现,站出来承担责任。

“那天是星期六,学校不上课,我下午带着他(陈硕)在外面玩累了,就回来休息,因为不饿,也都没有吃晚饭。”褚炳利说,晚上8点多,陈硕说饿了想吃东西,她就给孩子做面条吃,可孩子又说想吃饼干,随后就自己拿钱出门去买饼干了。

“我现在在家里,眼前总是浮现儿子在做作业、在看电视的情景,想想就难过。”禇炳利告诉记者,陈硕特别可爱,是家里的“开心果”。虽然他已经离去,但他开心的笑声仿佛仍在耳边,她现在希望那几名受捐者能尽快康复,更盼着肇事者能早日归案。

在又一次被告知孩子确实已经脑死亡后,禇炳利不停地流泪,她渴望能有奇迹出现。

“孩子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回来,我正在纳闷时,接到熟人电话,说孩子出事了,在离我家一二百米的路上被车撞了。”褚炳利说,她慌忙跑了出去,赶到现场看到孩子躺在地上,嘴角处有血,已不省人事,肇事车已逃逸。

“我后来去找医生,想听到孩子还有希望,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希望,即使孩子最终成了植物人,只要能让我天天看到孩子,我也甘愿,我愿意天天伺候他。”禇炳利说,她找医生去问,医生看着她摇了摇头,她不相信医生的摇头,再三追问下,医生只能把孩子脑死亡的结果告诉了她。

12月6日下午,陈硕被推进手术室前,禇炳利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孩子,她控制不住自己,一边呼唤着孩子的名字,一边流着泪亲吻着孩子的手,她一遍遍地端详着孩子,要把孩子永远留在心间。

当天下午4时许,陈硕被送进手术室,进行了器官捐献。12月8日,褚炳利夫妇带着陈硕的骨灰回临泉。

在渐渐接受孩子脑死亡的事实后,禇炳利和丈夫商量,如果孩子真救不过来,就把孩子的器官捐献出来,让更多的人获得新生,也能让孩子的生命延续,他们相信一直有爱心的孩子也不会反对。

记者了解到,这起交通事故发生当晚,肇事司机没有停下来看看受伤的孩子,直接开车逃离了现场,最后还是一名过路行人看到倒地的孩子,打电话报了警。

“只要有一线希望,都要把孩子救过来。”禇炳利和丈夫从合肥请了专家到临泉,又做了一次脑ct,结果出来了,可专家看到她当时很伤心,没敢把结果告诉她,只告诉了她的亲友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xipxhe.cn浙江省嵊州市甲皇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- www.xipxhe.cn版权所有